第一章 没有最悲催,只有更悲催

“午时已到,处斩立决!”监斩官起身,取出令箭,用力往前一掷,扯开嗓子喊道。

苏筱筱猛然被惊醒,还来不及了解此时的状况,就被负责斩首的粗布红衣大汉推倒在斩首台上,他的动作非常粗鲁,抽去她背上的死囚板,狰狞地对她笑着,高高举起了闪着刺眼金属光泽的大刀,准备迅速落下。

她以为自己在做恶梦,使劲摇了摇头,眨了眨眼睛,再次定睛看去时,那相貌丑陋的大汉依旧恐怖地对她笑着。

“醒来!快醒来!苏筱筱,不要睡了,不要再做梦了……”她一边低声在心里唤自己,一边欲用手掐自己,证明她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,只是她的梦,哪知,双手被紧紧缚于身后,根本动不了。

不仅双手动不了,连双脚也被紧绑了。她只得狠狠地咬自己的唇一下,殷红的血渗出嘴角,痛得她直吸气,居然会疼,难道她不是在做梦,她是真的要被处斩了?

可是,为什么要处斩她?她犯了什么法?在科技高度发达的二十一世纪还有处斩这一说吗?不是都是一枪毙命的吗?那……此时是个什么状况?

她明明记得,她刚才还在她老爸的书房里待着的呀,怎么就被便被推上断头台了呢?她努力地回想,就算真的被斩首了,她也要弄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,她才不想当一个糊涂鬼。

依着她紧张又模糊的记忆,她记得,她老爸从文物考古研究所带回来一条发着幽蓝光芒的十珠手链,正准备在书房继续研究,却因研究所那边临时有急事被叫走了。一向好奇心特别重的苏筱筱在书房里发现了那条十珠手链,一眼便喜欢上了它,于是戴在手上试了试,怎知,她便不省人事,待再次醒来时,就已经在断头台上了。

如此说来,她像穿越小说中的女主一样也穿了!那未免也太倒霉太悲催了吧!小说中的女主都是穿越成皇后妃子,就算再不济也是个侯门千金。而她呢,居然穿成一个即将奔赴鬼门关的死囚。

“oh,my god!这是要整我吗?我不想死,我不能死,我还没有成为网络大神呢……”苏筱筱拼命地挣扎起来,她才不想成为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鱼,乖乖就范,就算横竖是个死,也得蹦跶几下,以表反抗。

她动来动去,干扰了大汉的视线,令他无从下手。他狠狠地冲苏筱筱的脊背上踢了一脚,大骂道:“都要死了,还嘀咕乱动个啥劲?你这一动,万一我砍偏了,弄得你半死不活的,有得你罪受。乖了,安分点,我手起刀落给你一个痛快,你很快就能解脱了。”

他的话成功地洗脑了苏筱筱,她生平最怕的就是疼,平日里,她连削苹果都不敢,怕划伤了手。她渐渐安分了下来,盯着大汉道:“大哥,麻烦你待会砍准一点!”

大汉对她点头,再次狰狞地举起刀,苏筱筱微闭上眼睛,等待刀落。

等待了好半天,那柄冰凉的大刀始终没有落下来,苏筱筱甚觉奇怪,睁开一只眼睛偷瞄,只见那行刑的大汉一动不动地举着大刀,面目表情阴森恐怖,好似立在她身侧的一尊石雕。

苏筱筱对大汉低声叫道:“喂,大哥,动作快点呀!你这样举着不累吗?你不累我的脖子都酸了!”

见大汉没回应她,她加大音量再冲他喊道:“大哥,还砍不砍了?不砍的话,我可回家找我老爸老妈去了。”

大汉依旧没有回应她。

“大哥,别闹了行不行?从没见过砍头这么不认真的!既然你不斩我了,那麻烦你给我松绑行吗?”

仍然没有回应她。

苏筱筱这才发觉不对劲,将目光从大汉身上移到其他人身上,他们都如那大汉一样一动不动地保持着某一个姿势,好似被哪个武林高手统统点住了穴位,不能再动弹。

世界静止了,只有她可以随意乱动。这场景,不禁让她想起她前不久看的韩剧《来自星星的你》里边都教授为了救女主角让时间静止的画面。难道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,也有一个为了救她而让世界静止的教授?不管是不是姓都只要是教授就行!苏筱筱花痴地幻想起来。

摇摇头,将不确实际的幻想甩掉,苏筱筱开始认真地分析起让世界突然静止的原因。

难道是老爸发觉我穿越了,不想让我死在这个世界里,才让世界静止的?如果真是这样,那老爸岂不是比都教授还厉害!

不对,老爸只是个考古界的专家,他不会有这么大能耐的;难道是老妈?也不对,她比老爸弱多了,她只不过是一个教历史的老师,她对考古这方面是一窍不通的,她这个老顽固是不会相信我穿越这个事实的,兴许她连她女儿失踪了她都还不晓得。

莫非是石头哥?他对我的关心超出老爸老妈好多倍,我只要稍微有点异样,他总是第一个发觉,他来做我的都教授简直太完美了。不对不对,石头哥对穿越这方面更陌生了。要让他相信穿越的存在比让他相信ufo的存在艰难百倍。

除了他们,那还会有谁呢?

正当她想得入迷时,绑着她的绳子全松开了,直到她伸手挠头时,她才意识到这个事实。看着莫名断掉的绳子,苏筱筱更加疑惑不解。

踉跄着站起来,用目光四处搜寻着,“恩人,你出来,我想当面感谢你,谢谢你救了我!”

静止的世界里除了她的声音再无其他任何声音,苏筱筱有些失落地看着石化了的大汉、奸诈狡猾的监斩官、冷漠的看客。

这一切,真的是太诡异了!既然没有都教授,那是什么让这一切静止的呢?

她感到莫名的害怕和恐慌,如同单独一人置身在秦岭兵马俑里,除了她是活的,周遭一切都死寂无声。

蜷缩着身子,紧抱着双臂,无意间抚摸到了手腕上的十珠手链,它正散发着幽蓝的光芒,如同在书房初见它时。

苏筱筱伸手遮住它,它的光芒变弱,安静的世界瞬间热闹起来,刚才被石化了的人全都恢复了知觉,而他们好似被洗脑了一般,对刚才被定格的过程丝毫不记得。

“咦,你怎么给自己松绑了?难不成你想逃?”大汉不解地问她。

苏筱筱对他摇头,“不是这样的,我……”还没解释完,她遮着手链的手滑落下去,手链的光芒再次强烈起来,世界又被定住了。

她似乎明白了,解救她的不是什么都教授、陈教授的,而是这条带她穿越来此的十珠手链。只要遮住它的幽蓝光芒,世界就可以恢复正常。

苏筱筱抬起胳膊认真仔细地观察着手链,“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个世界?你为什么要救我?我要回去,你赶快把我送回去,这里一点都不好玩,你听到没?”

手链无止尽地散发着光芒,没有回她只言片语。

她生气地将手链从手腕上取下,然后用力摔到地上,正要转身离去,被遗弃的手链居然像变魔术似的又回到她的手腕上,不管她扔多少次,那条手链好像是她的一部分似的不离不弃地缠绕着她的手腕。

“啊……鬼啊!”苏筱筱一边跳着,一边甩着手,惊悚地大叫起来。

“住嘴!不要再叫了!”一抹清脆悦耳的声音突然响起,声源离她异常的近,好似从她身体里发出来一般。

除了不能动弹的人群,四周再无其他人,那这么诡异的声音是谁发出来的呢?除了鬼怪,苏筱筱再也想不到别的,不禁又放声大叫起来。

“我叫你闭嘴!你怎么这么吵呀?要不是为了我的主人,我才懒得救你呢!”清脆悦耳的声音再一次响起,多了些许不耐烦。

“请问你是谁?你家主人又是谁?”苏筱筱压低声音问。

“现在不是回答这些问题的时候,你好好给我听着,我马上就得让世界恢复,如果你不想被斩头的话,就给我好好地装晕,要不然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。”

“为什么?你到底是谁呀?你现在在哪?”苏筱筱继续寻根问底。

“我就在你的手腕上,时间来不及了,不跟你啰嗦了,要不要活命你自己看着办!”说完,静止的世界由远及近正慢慢复苏过来。

苏筱筱再次定睛看向手腕上的手链,琢磨着刚才那个奇怪的声音,她突然大叫一声:“啊……真的有鬼呀!”说完,便倒地不省人事。不用装晕,她彻底就被吓晕了。

待她慢慢睁开眼睛时,已不在断头台上,而是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里。淡红色的纱幔从屋顶垂下来,将她躺的锦床整个罩住,酥软清香的床,高档绸缎的被子,床外是绣着山水风光的屏风,屏风之外是五彩缤纷的珠帘,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饱含古韵浪漫美幻的世界。

见她醒来,床两边的丫鬟将纱幔拉开,一个穿鹅黄色短袄长裙、长相清秀的女孩惊喜地笑着对她说:“小姐,你醒了!你终于醒了!”

小姐?她刚才是死囚,现在又变成了小姐,这身份转换得也未免太快了吧?所幸的是,她只要晕过去就真的保住了小命,看来,那条会说话的手链说的没错!手链?

想至此,苏筱筱将目光落到手腕上,那条手链果然还在,这时的它,和一般的首饰没有任何差别,幽蓝的光芒不见了,无论她如何拨弄它,它都不会发光说话。苏筱筱不禁怀疑,在断头台上的那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?世界静止、手链发光说话,不会又是她在做梦吧?如果刚才的一切是在做梦,那现在这一切又是什么?

天哪,到底那一幕才是真实的?她怎么感觉她自从戴上这条手链后她自己好似身处在盗梦空间一般,虚虚实实,完全搞不清楚状况!

本书首发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

《妃常二加一》换源阅读
  • 如果不显示,请尝试上方换源阅读
  • 或点击此链接https://m.qxxlw.com尝试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