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番外【冥界一日游 下】

可很快他就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,这些楼厦,哪怕是路上行驶的汽车,都写着‘冥界收’的字样,而这笔迹他再熟悉不过了,大部分都是他的亲笔手写,就算没有亲笔所写的字迹,也有‘

冥界的天有点阴沉,没有日月,却并不黑暗。

万无忌看着这些带着印记的楼厦,汽车,甚至是魂魄身上的衣服,是顿感一阵错愕。

不得不说,这场面看上去有些滑稽。

他正出神的打量着眼前这看似繁华的城市,身旁便传来了一个乐呵呵的声音,“怎么样?现在的冥府不比你们阳间差吧?”

寻声看过去,万无忌看到白无常不知何时顺着旁边的路朝他走了过来。

万无忌没说话,他想说好是好,也不比阳间差,就是这些建筑物品上的字样碍眼了些。

可转念一想,这都是自己的杰作,也就没吐这个槽。

他闭口不提,白无常却是抱怨说,“就是这些东西的涂鸦有点儿不能忍,忒特么有碍观瞻了。”

万无忌皱眉,“不是你们说,要写上冥府收的字样,冥府才能收到么?”

白无常撇嘴,解释说,“我的意思是让你画符,贴在这些东西上,不是让你直接画上……不过,算了,反正不影响使用。”

见白无常话说一半,突然有些悻悻然的收回了抱怨,万无忌无所谓的挑了一下眉,转而问,“万佛在什么地方?”

“我这就带你去见他。”白无常无奈的说着,转而朝来时的方向去了。

万无忌立刻跟了上去穿过几条街道,白无常将万无忌带到了这城镇的西侧。

到了这边,万无忌见到了不一样的冥府,或许说是老旧的冥府。

古老的楼阁,破旧的房屋大院。

尽管这地方显得破烂了一些,但总算是平衡了一下万无忌的世界观,他认为的地府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才对。

白无常也不等他问什么,便解释说,“办公设施都搬去了冥府大楼了,这便算是废了,不过有些不能移动的措施还留在冥府大院儿。”

说着白无常走向了路中一座气派的大宅子,那宅门上挂着冥府的牌子。

万无忌立刻跟了上去,他对别的不关心,只问,“万佛在这里?”

白无常头也不回的在前面带路,继而解释说,“他要去仙境,所以人魂需要洗礼,也就是你们阳间所说的沐浴焚香,所以暂时还没走,就在这大院儿的后院。”

说到这里的时候,白无常和万无忌已经穿过了冥府大院儿,来到了冥府公堂的堂门前,白无常停住了脚步,转而说,“你自己进去吧!我在外面等你。”

闻言,万无忌点了点头,就自行穿过前堂后堂,踏入了后院。

冥府的后院,陈旧的房屋楼阁,四处无不透露着腐朽的气息。

万无忌以为万佛此时应该是泡在某个房间的浴桶里,却不想万佛就泡在后院的池子里。

这池子的水不怎么清澈,甚至有些浑浊还夹杂着一点血色,可这样浑浊的池水里绽开着不少的莲花,只有莲花没有叶子。

万无忌站在后院的路边愣了一下。

万佛就靠在池边,**着身子,正在闭目养神,仿佛并没有察觉到万无忌的到来,也或许他察觉到了,但是并没有相信,毕竟这里是冥界,而他的儿子活在阳间。

“爸……”万无忌的语调有些生涩,声音有些颤,这一声‘爸’他酝酿了很久,想了很久,准备了很久,可真的从口中喊出来的,还是觉得那样陌生,那样窘迫,声音亦是小的几不可闻。

泡在池水里的万佛不自觉的僵了一下身子,他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,依旧闭目养神,心中略显惆怅。

见万佛没有应声,也没有睁开眼看一下,万无忌俯身蹲在了水池边,伸手去摸了摸冰冷的池水,问,“为什么不用净水洗?”

闻言,万佛这才猛地睁开了眼。

见万佛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错愕,万无忌释然一笑,又喊了一声,“爸。”对万佛,他万无忌没有任何的话要说,他只是想喊他一声爸,想在他面前确定,承认,这父子关系。

想告诉万佛,纵使他做了再多的错事,造了再多的孽,他万无忌也没有不承认这个父亲的存在,他万无忌也明白自己的父亲做这些都是为了他。

万佛有些愣怔,甚至小小的紧张了一下,他在诧异万无忌为什么会出现在冥界,但在看到他上方悬浮的乾坤罩时,瞬间就放心了,像是和自己的儿子在聊家常便饭一般,说,“这叫净孽池,是很干净的水,你看到的那些污浊,血气,都是我身上的。”

“……”万无忌转而又看向了水池里的污浊和血气,心中狠狠的揪痛了一下。

万佛是神的人魂,为了他,这到底是背负了多少罪孽。

察觉到万无忌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愧疚,万佛不在意的笑言,“不用想太多,神魂改的是大局,破开了神格飞升的大道,以后醒神格者亦可飞升,你,对我们来说是亲人,也仅此而已,不要给自己太多的压力,即使没有你,神魂和老蛇也依旧会斗这盘棋。”

真的是这样吗?

或许吧?或许他万无忌只是碰巧站在了这个位置上。

可能老蛇能说服老神仙陪它下这盘斗天棋局,很大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万无忌。

否则一个神,又有什么理由管旁人是否能飞升成神?

父子二人相对无言,就这样沉默着。

万无忌没有太多的话要对万佛说,万佛也没有太多的话要对万无忌说。

这一世,二人均是身处棋局,有太多的无奈,也有太多的遗憾,可至少他们还是父子,那一声‘爸’已经够了。

守在水池边,看着水池中的污浊更浓,万佛的魂魄却渐渐淡薄了。

就在这样无声的等待中,万无忌目送万佛消失离开了。

倒也没有太多的伤感,毕竟不是没机会见面了,只是下次见面,万无忌就要叫他师父了。

守着万佛,直到他消失离开,万无忌这才从冥府后院出来。

等在前院的白无常,问,“他走了?”

万无忌点头,一脸的淡然,“走了。”

白无常无奈苦笑,“万佛常说,白天不懂夜的黑,我还真是不懂,不懂他,也不懂你。”

“……”万无忌看了看白无常,也没说什么,便转而走了。

白无常将万无忌送到了来时的白雾前,提醒说,“一会儿离开的时候,无论身后有谁喊你,都不要回头,那都是幻象,很真实的幻象,记住,不要回头。”

闻言,万无忌点头,突然问白无常,“仙界,与冥界,还有阳间,是同属一个世界的么?”

万无忌这话问的突兀,白无常顿时一愣,想了想,回答说,“也许吧?”

见他并未否认,也没有承认,万无忌皱眉,随即反其道猜测说,“三千大千世界?”

白无常笑而不语。

万无忌了然,没再多问,头也不回的进了稀薄的白雾。

再次来到那通行两界的界门前,万无忌的身后传来了不同人的招呼声,有李斐然的,有万佛的,也有万三江的,甚至有白无常的……

可在这嘈杂的呼唤声中,万无忌并未有丝毫的动摇,头也不回的,直接跨过了通往阳间的门。

三千大千世界,他独属这个阳间。

……

一花一世界,一木一浮生。一界之内,一尘一劫。微若砂砾,观世界,孰知大千世界有三千?

《末代阴阳师》换源阅读
  • 如果不显示,请尝试上方换源阅读
  • 或点击此链接https://m.qxxlw.com尝试搜索